资讯频道
当前位置:
迤萨,马蹄声悠、凌云而下的传奇古城
2019-04-09 17:16   评论(0)

迤萨,一座建在云南红河县山顶的小城。这里是云南三大侨乡之一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迤萨周边的江外地区尚处于刀耕火种的落后状态,而因为马帮,给这里带来了西方文明,让这个地处江外边陲的小山城曾充满西方气息、繁华热闹而得“江外小上海”之名。

迤萨,马蹄声悠、凌云而下的传奇古城


云南的马帮,竟在红河谷的山顶上建了一座城

在哀牢山腹地,沿红河谷顺流而下,翻过一座又一座山,走到一个红河古渡口,突然看见,红河南岸一座孤零零的红土山头上,屹立着一座小城,显得突兀、孤独而又自信。

迤萨,是彝族话里“干旱缺水”的地方。当地民谣唱到:“高高山上是故乡,左有河来右有江;山高难把五谷出,水大难作救命汤。”这里,没有肥沃的土地可耕种,且向来缺水,无论从哪个角度说,都不适合在红河谷这个不高不低的山头建城,如果更高一点,将会凉爽;更低一点,将会多水,而迤萨却倔强地将自己安放在这里。

迤萨,马蹄声悠、凌云而下的传奇古城


一条红河将红河州一分为二,以北称江内,如建水、个旧、蒙自等县市,以南则称江外,如元阳、红河等诸县。历史上,江内汉族移民早,经济文化发达,如建水,号称“文献名邦”;江外则多为少数民族故地,哈尼族在山上营造梯田,傣族在河谷遍植水稻。而那个时代,为何会在江外的蛮夷之地迤萨建城?这一切还得从迤萨的马帮文化说起。

“下坝子”,“走烟帮”,马背驮来的城市

迤萨古镇形成于清朝乾隆年间,人们在迤萨发现了铜矿,矿业的发展使迤萨逐渐繁荣。后来铜矿枯竭,迤萨又陷入贫困之中。由于迤萨干旱缺水,无田可耕,为求生存,人们被迫另谋出路。

于是,晚清的某一天,这些迤萨人集合了自己的男人和马匹,驮上本地女人手制的衣服鞋帽、丝线土布,往南方更原始落后的老挝、越南、缅甸山区深入,然后再换回棉花、象牙、鹿茸、熊胆等回国销售,赚取丰厚的利润,开辟了一条对外贸易的马帮路。随着他们对越南、老挝内地的深入,地势越走越显平缓、坝子越走越宽广,迤萨人便把到中南半岛做生意称为“下坝子”。

迤萨,马蹄声悠、凌云而下的传奇古城


“下坝子”开启了迤萨人的致富之路,而“走烟帮”则让迤萨马帮真正进入鼎盛时期。民国初年,国民政府开始禁鸦片烟,这一禁,使得黑市烟价暴涨。有的鸦片是从当时的英国殖民地印度,经缅甸走私入境,在缺乏法律有效约束的情况下,加上曾经“下坝子”的经验,于是,当时在整个迤萨,无论是有钱的老板,还是马脚子、街边小贩、包括做针线的小脚老奶奶几乎人人参与入股,有钱的出钱,有枪的出枪,没钱没枪的就出人出马,大家约定按股分红、盈亏均摊,大集体经营“走烟帮”。

大量的金子和银元随武装马帮流进了这个小小的山城,衣锦还乡的赶马人,也开始纷纷大兴土木。为了保护暴利所获的金银,他们从通海、峨山、昆明等地请来建筑工匠,掷豪金从国外购买水泥、玻璃、砖瓦,用船水运到元江后用马帮驮到这里,在这个贫瘠的地方建起了中西合璧,欧式风格的深宅大院,家家户户的高墙上都广布枪眼,出重金购回崭新的大八响、卡宾枪……让这云雾之间的小城固若金汤。

迤萨有三多:金子多、银元多、马帮红颜多

从马背上驮回了西方文明,驮回了财富,迤萨马帮给“化外之邦”的故里驮来一个全新的世界。昔日的迤萨城内,男人穿马褂、戴礼帽,气宇轩昂,推杯换盏;妇女着旗袍、穿金戴银,描眉画目,一身喷香,就连纺线的老奶奶都有四两黄金。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,受西方影响的生活方式,迤萨被当时的人称为“江外小上海”。

迤萨,马蹄声悠、凌云而下的传奇古城


靠着赶马的男人,不少人过上了富足的生活。但同时,迤萨的发展也是一部血泪史。迤萨曾有“三多”之说,除了金子多、银元多这里的寡妇也很多。许多女人的丈夫,都死于走马帮路上可怕的疟疾、土匪火拼,死在异乡,埋骨荒野。还有更多走马帮的男人到了东南亚各国之后就选择“生活在别处”,另择新欢,生儿育女。

相关资料显示的数据表明,迤萨有3000多华侨侨居在老挝、越南、缅甸、法国、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,这些人大多是当年走马帮没能回来的男人在国外留下的后代。而待良人归来的主家太太则在这些中西混搭的建筑中听着唱片机,喝一杯咖啡成了守望一辈子的“马帮红颜”。

来源:云山四时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


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城市网:0873-7334474    15154947440


云南的马帮,竟在红河谷的山顶上建了一座城

在哀牢山腹地,沿红河谷顺流而下,翻过一座又一座山,走到一个红河古渡口,突然看见,红河南岸一座孤零零的红土山头上,屹立着一座小城,显得突兀、孤独而又自信。

迤萨,是彝族话里“干旱缺水”的地方。当地民谣唱到:“高高山上是故乡,左有河来右有江;山高难把五谷出,水大难作救命汤。”这里,没有肥沃的土地可耕种,且向来缺水,无论从哪个角度说,都不适合在红河谷这个不高不低的山头建城,如果更高一点,将会凉爽;更低一点,将会多水,而迤萨却倔强地将自己安放在这里。

迤萨,马蹄声悠、凌云而下的传奇古城


一条红河将红河州一分为二,以北称江内,如建水、个旧、蒙自等县市,以南则称江外,如元阳、红河等诸县。历史上,江内汉族移民早,经济文化发达,如建水,号称“文献名邦”;江外则多为少数民族故地,哈尼族在山上营造梯田,傣族在河谷遍植水稻。而那个时代,为何会在江外的蛮夷之地迤萨建城?这一切还得从迤萨的马帮文化说起。

“下坝子”,“走烟帮”,马背驮来的城市

迤萨古镇形成于清朝乾隆年间,人们在迤萨发现了铜矿,矿业的发展使迤萨逐渐繁荣。后来铜矿枯竭,迤萨又陷入贫困之中。由于迤萨干旱缺水,无田可耕,为求生存,人们被迫另谋出路。

于是,晚清的某一天,这些迤萨人集合了自己的男人和马匹,驮上本地女人手制的衣服鞋帽、丝线土布,往南方更原始落后的老挝、越南、缅甸山区深入,然后再换回棉花、象牙、鹿茸、熊胆等回国销售,赚取丰厚的利润,开辟了一条对外贸易的马帮路。随着他们对越南、老挝内地的深入,地势越走越显平缓、坝子越走越宽广,迤萨人便把到中南半岛做生意称为“下坝子”。

迤萨,马蹄声悠、凌云而下的传奇古城


“下坝子”开启了迤萨人的致富之路,而“走烟帮”则让迤萨马帮真正进入鼎盛时期。民国初年,国民政府开始禁鸦片烟,这一禁,使得黑市烟价暴涨。有的鸦片是从当时的英国殖民地印度,经缅甸走私入境,在缺乏法律有效约束的情况下,加上曾经“下坝子”的经验,于是,当时在整个迤萨,无论是有钱的老板,还是马脚子、街边小贩、包括做针线的小脚老奶奶几乎人人参与入股,有钱的出钱,有枪的出枪,没钱没枪的就出人出马,大家约定按股分红、盈亏均摊,大集体经营“走烟帮”。

大量的金子和银元随武装马帮流进了这个小小的山城,衣锦还乡的赶马人,也开始纷纷大兴土木。为了保护暴利所获的金银,他们从通海、峨山、昆明等地请来建筑工匠,掷豪金从国外购买水泥、玻璃、砖瓦,用船水运到元江后用马帮驮到这里,在这个贫瘠的地方建起了中西合璧,欧式风格的深宅大院,家家户户的高墙上都广布枪眼,出重金购回崭新的大八响、卡宾枪……让这云雾之间的小城固若金汤。

迤萨有三多:金子多、银元多、马帮红颜多

从马背上驮回了西方文明,驮回了财富,迤萨马帮给“化外之邦”的故里驮来一个全新的世界。昔日的迤萨城内,男人穿马褂、戴礼帽,气宇轩昂,推杯换盏;妇女着旗袍、穿金戴银,描眉画目,一身喷香,就连纺线的老奶奶都有四两黄金。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,受西方影响的生活方式,迤萨被当时的人称为“江外小上海”。

迤萨,马蹄声悠、凌云而下的传奇古城


靠着赶马的男人,不少人过上了富足的生活。但同时,迤萨的发展也是一部血泪史。迤萨曾有“三多”之说,除了金子多、银元多这里的寡妇也很多。许多女人的丈夫,都死于走马帮路上可怕的疟疾、土匪火拼,死在异乡,埋骨荒野。还有更多走马帮的男人到了东南亚各国之后就选择“生活在别处”,另择新欢,生儿育女。

相关资料显示的数据表明,迤萨有3000多华侨侨居在老挝、越南、缅甸、法国、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,这些人大多是当年走马帮没能回来的男人在国外留下的后代。而待良人归来的主家太太则在这些中西混搭的建筑中听着唱片机,喝一杯咖啡成了守望一辈子的“马帮红颜”。

来源:云山四时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


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城市网:0873-7334474    15154947440


0 条评论

评论
手机移动端

手机版页面

扫一扫随时了解最新动态

扫一扫